關於廢死

一個人死亡是悲劇,一百個人死亡是慘劇,一百萬人死亡只是統計數據。

只要有比較糟糕的刑案發生,廢不廢死又會成為議題拿出來吵幾天。前陣子,我的想法有了轉變,變得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贊成死刑,越想越覺得這個題目太大,還是等到日後有機會思考、理解後再來決定。

捷運、校園這類隨機殺人事件,我想是不會停止的,發生機率也許還會攀升上去,畢竟這是個只在意解決現況的社會,宣洩群眾激動的報復情緒比較重要,原因無需理會,發生狀況之後再來防堵吧,我們大概已經相當習慣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了。

所以,我也從原來的觀望,轉變成相當支持苗博雅。當然最大的推手就是那群高舉正義旗幟的人們,詛咒、辱罵、歧視、威脅……算得上是萬箭齊發,彷彿都忘了前不久才譴責霸凌,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無法接受多元的社會?只要有自己不認同的觀念的就全盤否定,不是要人滾就是要人死,完全不留溝通理解的空間。我想,我也需要時間去了解這群人,雖然我也曾經情緒失控霸凌過某些人,但還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他們只讓情緒主導。

我們需要更多理性討論與理解的空間。

支持苗博雅的原因,並不是因為她被霸凌,而是因為她的理性,所以覺得我們應該送她進國會。她是同性戀,也曾任廢死聯盟法務,都是社會中相對少數的人群,也都是被長期霸凌的族群,而她還能這麼理性的希望跟大家進行溝通,我想必須要有十分健康的心態與堅強的意志才做得到。所以我期待她能把這扇溝通門再開得更大些,當然,我希望能先幫她開啟進入國會這扇窗。

或許是因為題目太大,也或許是因為並沒有切身關係,廢不廢死我每天都是要工作賺錢,雖然應該要去多看看支持廢除死刑方的論述,但總是被相對於我來說更重要的事情給拉走。嗯,還有另一個原因,當我看到劈頭就說支持死刑的人就是無知、反智、殘酷的文章,其實根本很難繼續閱讀下去,造成我理解比較緩慢。

慢慢進步吧,我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