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觀性事實

要能不帶偏見的看事情,實在是很難的一門課。

最近戴季全很常上版面,為了他成為悠遊卡公司董事長這件事情,當然他個人的爭議也沒少過就是了。
壹週刊也不愧它身為媒體製造業的大將之一,截了兩句話就來說三道四,算是蠢豬等級的。

雖然戴季全身為我前老闆之一,但畢竟是不同公司,而且那段時空環境我根本就沒有參與到,當時是不是有豬一般的隊友,這就沒什麼好評論的了,至於那位認定只有賺錢才是成功的仁兄,還是等你多見見世面,成熟一點之後再來批評也不遲。

然後回頭檢視我自己的言論,實在也帶有很大的偏見。怎麼可以說壹週刊的記者是蠢豬等級?
評論應該要建立在客觀性事實上,也許智力測驗的結果,記者是有機會贏過蠢豬的,那我這段話未免太瞧不起壹週刊。
但也有另一個可能是比豬還笨,那我這段話又未免太令蠢豬委屈了。